宝鸡历史名人——杨畏知

[ 通讯员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20-10-23 | 浏览:312次 ]

一、人物简介

杨畏知(1608年-1651年),字介甫,号堪我,今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北庵堡人。

南明崇祯三年(1630)解元,崇祯十五年(1642)进士。初任司务,升主事,不久迁升员外郎,督饷真定(今河北正定)等处。因廉洁奉公,才干卓,升四川川北道。不久,因疾告归。当时,农民起义风起云涌,明廷起用畏知为云南金沧道,武定府(今云南武定县)土司武必奎叛乱,连陷禄丰、广通等县及楚雄府(今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),畏知率兵镇压武必奎,收复楚雄,又守城数月抵抗沙定州叛军进攻。后任南明唐王朱聿键右佥都御史,巡抚云南。

顺治四年(1647),张献忠余部在孙可望等人带领下,退踞云南,拟屯兵立足,联明抗清,畏知委蛇其间,抗清势力曾一时大振。

后孙可望讨封“秦王”称号,朝议以异姓无封王成例为由,采纳畏知意见,封孙为景国公。孙怒,率兵破广州、桂林,逼永历帝逃至南宁。孙遣部将贺九仪等将朝中阻碍封王大臣严起恒、吴霖、刘尧忠等杀害。畏知闻知,痛哭失声,大骂孙可望不止。孙可望设计将畏知骗至贵阳面责,他愤怒,除头上冠击孙,遂被杀,时顺治七年(1650)。

死后,永历帝赠杨畏知“太子太保”、“文渊阁大学士”之称,谥号“文烈”。楚雄人感激他守城保民之功,立祠以祀。楚雄举人刘联声写过两首《吊杨文烈公》诗:

(一)

带砺山河三百年,一朝烽火逼南滇。

孤军独振重围解,功在朝廷业在边。

(二)

神州沦没在当年,孤军犹撑半壁天。

穷老文章心力在,空将血泪染啼鹃。

数年后,移柩归里,葬于陵原。

二、明史记载

《明史·列传第一百六十七》

杨畏知,宝鸡人,崇祯中,历官云南副使,分巡金沧。乙酉秋,武定土官吾必奎反,连陷禄丰、广通诸县及楚雄府。畏知督兵复楚雄,驻其地。必奎伏诛,而阿迷土官沙定洲继乱,据云南,黔国公沐天波走楚雄。巡抚吴兆元不能制,许为奏请镇云南。定洲遂西追天波,畏知说天波走永昌,而己以楚雄当定洲。定洲至,畏知复绐之曰:“若所急者,黔国尔,今已西。待尔定永昌还,朝命当已下,予出城以礼见。今顺逆未分,不能为不义屈也。”定洲恐失天波,与盟而去。分兵陷大理、蒙化。畏知乘间清野缮堞,征邻境援兵,姚安、景东俱响应。定洲闻,不敢至永昌,还攻楚雄,不能下。畏知伺贼懈,辄出击,杀伤多。乃引去,还攻石屏、宁州、嶍峨,皆陷之。复西攻楚雄,迄不能下。明 年,孙可望等入云南,定洲还救,大败,遁归阿迷,可望等遂据会城。

初,唐王闻畏知抗贼,进授右佥都御史,巡抚云南,以巡抚吴兆元为总督。及可望等至,以畏知同乡,甚重之。寻与刘文秀西略,畏知拒战败,投水不死,踞而骂。可望下马慰之曰:“闻公名久。吾为讨贼来,公能共事,相与匡扶明室,非有他也。”畏知瞪目视之曰:“绐我尔。”可望曰:“不信,当折矢誓。”畏知曰:“果尔,当从我三事:一不得仍用伪西年号,二不得杀人,三不得焚庐舍,淫妇女。”可望皆许诺。乃与至楚雄,略定大理诸郡,使文秀至永昌迎天波归。迤西八府免屠戮,畏知力也。

时永明王已称号于肇庆,而诏令不至。前御史临安任僎议尊可望为国主,以干支纪年,铸兴朝通宝钱。畏知愤甚,有所忤,辄抵掌谩骂。可望数欲杀之,李定国、刘文秀为保护得免。可望与刘、李同辈,一旦自尊,两人不为下。闻肇庆有君,李锦、李成栋等并加封爵,念得朝命,加王封,庶可相制,乃议遣使奉表。畏知亦素以尊主为言。岁已丑,遣畏知及永昌故兵部郎中龚彝赴肇庆进可望表,请王封,为金堡等所持。畏知乃曰:“可望欲权出刘、李上尔。今晋之上公,而卑刘、李侯爵可也。”乃议封可望景国公,赐名朝宗;定国、文秀皆列侯。遣大理卿赵昱为使,加畏知兵部尚书,彝兵部侍郎,同行。

时堵胤锡曾赐空敕,得便宜行事。昱乃就与谋,矫命改封可望平辽王,易敕书以往。武康伯胡执恭者,庆国公陈邦传中军也,守泗城。州与云南接,欲自结可望,言于邦传,先矫命封可望秦王,曰:“藉其力可制李赤心也。”邦传乃铸金章曰:“秦王之宝”,填所给空敕,令执恭赍行。可望大喜,郊迎。亡何,畏知等至。可望骇不受,曰:“我已封秦王矣。”畏知曰:“此伪也。”执恭亦曰:“彼亦伪也,所封实景国公,敕印故在。”可望怒,辞敕使,下畏知及执恭狱,而遣使至梧州问故,廷臣始知矫诏事。文安侯马吉翔请封可望澄江王,使者言,非“秦”不敢复命。大学士严起恒持不可,兵部侍郎杨鼎和助之,且请却所献白金玉带。会郧国公高必正等入朝,召使者言:“本朝无异姓封王例。我破京师,逼死先帝,滔天大罪,蒙恩宥赦,亦止公爵尔。张氏窃据一隅,罪固减等,封上公足矣,安敢冀王爵。自今当与我同心报国,洗去贼名,毋欺朝廷孱弱,我两家士马足相当也。”又致书可望,词义严正。使者唯唯退,议遂寝。必正者,李自成妻弟,同陷京师者也。

可望不得封,益怒,其年九月亲率兵至贵州。

十一月,大兵破广州、桂林,王走南宁。事急,遣编修刘襜封可望冀王,可望仍不受。畏知曰:“‘秦’‘冀’等尔,假何如真?”可望不听。定国等劝可望遣畏知终其事,可望许之。

次年二月先遣部将贺九仪、张胜、张明志赴南宁索沮“秦”封者起恒、鼎和及给事中刘尧珍、吴霖、张载述杀之,乃真封可望秦王。而畏知旋至,痛哭自劾,语多侵可望。遂留为东阁大学士,与吴贞毓同辅政。可望闻之怒,使人召至贵阳,面责数之。畏知大愤,除头上冠击可望,遂被杀。

楚雄人以畏知守城功,为立祠以祀。

本图文来源于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