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支持


宝鸡历史人物——董振五

[ 通讯员:本站 | 发布时间:2020-11-27 | 浏览:591次 ]

董振五(~1919)名威,字振五。幼在本县读书,成绩多不如人。然其性格刚毅,常危坐如木偶。

清宣统三年九月(191110月)西安、凤翔相继光复,清军由东西两路夹击陕西。西路一支五营由回军统领崔正午指挥,陷陇州(今陇县)越千阳直趋凤翔;其主力七个营亦经麟游进抵凤翔城北。坐镇凤翔的秦陇复汉军副大统领万炳南见守城兵力单薄,急向西安求援。

时东路和西路乾州一带战事正紧,陕西军政府已无机动兵力可调,除抽出三个营西援外,又令临潼曹印侯新近组建只有土枪和长矛、铡刀的敢死军西援。

董振五在曹印侯率部抵达凤翔后参加了敢死军。他作战勇猛,机警过人,很快得到曹的信赖。

年关前,清军乘曹患病之机,集中兵力猛攻凤翔城。董登上城墙,向守城士卒说明此战的意义,然后手持铡刀,纵身跃入敌营,相随从城上跃下者200余人。清军大惊,纷纷后撤,董率众追击十余公里,一路斩杀清军300余。

时人感叹:“是役无君,民军无凤翔矣!”至是,人人争识董振五(于右任:《董少将振五墓志铭》,载《陕西靖国军》第340页)。

陕西东西两路战争结束后,曹印侯遣散部属,交出兵权,出游东南;董亦辞去军职,离开家乡。

1913年,曹印侯在汉口参与反袁事泄被捕,董闻讯急往营救,直到曹获释出狱,才离鄂回陕。

同年冬,曹印侯病逝杭州,董又赴浙迎回灵榇,将其安葬在华山脚下。从此,他亦在华山之麓静心读书,不想再过问世间纷争。

19146月,袁世凯派他的亲信、国人呼之为“屠伯”的陆建章督陕。此人排除异己、镇压革命、滥杀无辜,西安及其周围府县,很快狱为之满。董义愤填膺,再也无法静心读书,遂秘密参与“逐鹿(陆)”斗争。

1916年,他先上陕北,准备联络晋北民党,将陆建章之子陆承武所率的主力旅诱至延、榆而围歼。此计因准备需费时日而未能实施。

接着,又与民党人士李岐山相约在西安谋事。然计划泄漏,20余位追随者献出了生命;陆建章派出捕董的岳维峻“佯索阴纵”,才使他幸免于难。

第二天,他化装成卖菜人进入临潼县之栎阳镇,召集反袁斗士炸毁陆部营房,全歼守兵夺得枪械,遂转战渭河以北,数战皆胜,共夺得快枪500余枝。

此时,胡景翼已生擒陆承武于富平,董率众直驱礼泉、咸阳,以窥西安。陆建章大为沮丧,与陈树藩达成“献城赎子”协议,离开了陕西。

驱陆斗争胜利之日,董对众好友说:“吾书生也,不习兵。且此时拥兵奚为也?”(《陕西靖国军》第341页)乃散其众,又回华山脚下读书去了。

董振五重回华山读书,是因为他以为陆建章走了,陆的后台袁世凯也死了,陕局抵定,全国太平,不需再“拥兵”了。然而,他的善良愿望很快就为陈树藩的倒行逆施所破灭。

靠革命党人登上陕西督军宝座的陈树藩,很快就把屠刀砍向革命党人。他纵匪殃民,乱陕祸国,凶残暴戾,较陆建章有过之无不及。董满腔怒火走出书斋,投入驻渭北的胡景翼麾下,立誓讨逆,被委任为驻三原的张义安备补营连长。

1918年初,陈树藩派其亲信旅长曾继贤率严锡龙团进驻三原,逼迫备补营移防富平。张、董和营教练官邓宝珊于125日决定当晚起义。

那天夜里,大雪纷纷。董按预先计划,“自带数人出其不意设疑兵。先占据钟楼,断绝交通;又伪为曾、严部之巡城官,赚取四门。即以炸弹攻其旅、团部。

曾、严张皇失措,及闻四门失,乃死抵巷战一日两夜,死伤不支,缒河而遁”(于右任:《董少将振五墓志铭》,载《陕西靖国军》第341页)。

127日,曹世英、胡景翼部先后由耀县、富平赶到,曾、严余部2000余人全部缴械投降。自是,陕西靖国军旗帜更加鲜亮。

三原起义后,董被任命为陕西靖国军右翼步兵独立营营长,率部与第二游击司令张义安部进取西安,一路战无不捷,在西安南郊大慈恩寺和西关大营盘,与陈树藩军战斗40余日。

眼看陈军不支,西安坚城即破,数万镇嵩军应陈树藩请求入陕。

313日,张义安阵亡。董统一指挥两支部队继续与陈军和镇嵩军激战。右翼总司令胡景翼怕董兵弱有失,一日连送十数封文书令其后撤,遂护送张义安灵榇退回三原。

同年夏,于右任应邀回陕主持靖国军大计,沿途听多人讲述董解羌白围、败交口敌、援关山、取田市的事迹,曾赞董有胆有识,是良将之材。遂于8月在三原就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时,便委董担任第四路第二支队司令。

9月,为接应自商洛山北出的张钫旧部,董与第三支队司令岳维峻各率所部南渡渭河,会攻蓝田通往零口的要冲马驹寨。

此寨地形如箕,陈军以重兵悍队防守。董观察地形,指挥部队仰攻侧袭,激战三个昼夜,终于拔掉了这颗钉子,使张部顺利进入渭北。

战后,靖国军第四路司令胡景翼去吝家店,欲劝降老部下、陈军骑兵团团长姜宏模。姜将胡迎至固市,并急电陈树藩来固市,想借此化解胡、陈矛盾,促其和解。陈心怀鬼胎,调兵遣将将胡劫持到西安监禁。

正当靖国军和姜宏模等商议联合讨陈之时,董接到陈树藩的来信,提出:如靖国军罢兵,就释放胡景翼。董振五提笔复函,首先揭露陈众叛亲离的原因,谓:“今日陕西星罗棋布,环而以公为的之众,悉公部属也。”部属何以与主将为敌?皆因你“智术太深,疑忌太过,手段太辣”。

接着申明靖国军讨陈必胜的决心:“右任先生仗节总帅六路之军,争奋身命。以此众战,何有不克!”信的最后,董以豪壮的言词拒绝了陈欲以胡为人质、逼靖国军就范的图谋。他写道:“振五与笠僧分则部属,义同手足,然不能以一人之私,而弃公理。吾愿祝笠僧为关、岳、文、史早就千秋。

吾亦不敢不勉为起、翦、颇、牧,承其志意。”今“秋风扬塞,大战在即,请励兵秣马以待,勿多谈”(转引自《西北革命史征稿》)。这封信给陈树藩不小的震慑,其部卒久日不敢出战渭北。

1918年冬,陕西靖国军第一路在关中西部连克乾县、扶风、武功、岐山,进驻凤翔;云南靖国军援陕的第八军亦抵凤翔、扶风。靖国军在乾县召开军事会议,决定分路会攻西安。

陈树藩急向北京政府求援,北京政府派奉、直军和晋、甘、川军先后入陕。双方在武功、周至间大战两个多月。

19191月,董率部与靖国军第三路杨虎城、石象仪,第四路冯子明、李虎臣部一起,西援武功。进至武功东北的大王村(属乾县)与奉军接战。

127日,董率部拟抄敌后路,正屹立阵前部署作战,被一飞弹击中头部。士卒见状个个怒火中烧,冲出壕堑向敌猛攻,终于将奉军打退,然董已壮烈牺牲。

同年4月,于右任将董的事迹呈报广州军政府,追赠其为陆军少将。次年安葬之日,于右任又撰墓志铭。其铭文曰:“勿幕不独文,义安不独武,后起之英,厥惟振五。大雪漫漫,周原膴膴。遗恨难忘,河山金鼓。大王村之血,白龙坛之庑,关西壶浆之遗民,渭北薪胆之旧部。祝英灵兮归来,问来归兮否否?水火深矣,哀哀三辅!碧血青山,皇天后土。”(《陕西靖国军》第344页)

(本文来源于网络)